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学

阆中中学校:光明

编辑: | 时间:2019-01-10 | 来源:高2017级17班 秦佳雯 | 浏览量:1533

 

我无意间看到一只虫子。

比蚂蚁还小,通体的黑,有一个类似龟壳状的锅盖,将它压得喘不了气。但它闻到了香味,从张飞庙的高香中飘来,夹杂着一丝儿的气息。它停下了脚步,酝酿着一个重大的决策,当它再次行走时,一往无前地朝佛龛进军,转眼之间,便到了佛龛与地板的交界处。它那么擅长在地上爬行,可当它尝试攀登佛龛时,轻微地停下了步伐,它用力地附在暗红的油漆上,才登了一步,就栽了跟头。

最初的那一跌,我暗笑了一声,想它肯定尝到了苦头会转身离开。而它成功地翻过自己的身子,再一次向佛龛进军,它比上一次登高了许多,但又一次摔了下来。

高香烧了近一半,但这种香味,保全它继续踏上了寻觅的路程,可它爬得虽一次比一次高,摔得亦是一次比一次惨,最后一回,它爬了大约两尺高,但仍是沉重地落到了地上,它的触角胡乱挥舞着,如一阵狂风吹乱的野草。

我帮它翻过了身子,并将它困在了我的两脚之间。它好像很愤怒的模样,它甚至想越过我的脚到佛龛那里去。

也许是幻听,我的耳边有大而响的号子声,无数士兵手持机关枪,握着仅有的两发子弹,与敌人展开搏斗。

我收了腿,望着它冲锋的背影离开了张飞庙。

一个月后,我去佛龛旁寻找,在一个窄小的缝隙里,我看到了一只虫子,它比蚂蚁还小,通体的黑,有一个类似龟壳的锅盖将它压着,那是只死去的生命。

我不知道今日我所见到的这位黑虫先生,我原先可有见过,但我知道,那四脚朝天的躯体下,有一个从未死去的灵魂。

在单调平凡的夏的白光下,这闪烁的黑色对我而言就是光明!


 

大家都在看 MORE>>
校园文学联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