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农历 十月廿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小说

废园

编辑:admin | 时间:2017-09-26 15:31:57 | 来源:四川作家网

废园(短篇小说)

/王刊



纷攘了几个月,军改的大锤终于落下。廖越所在的编辑部解散了,与很多人不同,廖越犹豫了一阵,还是退了役。

物业上班,工资虽不高,好在离家近。廖越记得,除夕前几天,经理把自己叫到办公室,说,后山那些农民的菜地太影响环境,年底前给我推了,一翻年就种上草坪。

廖越看着经理刚毅的眼神,一愣,好半天才说,必须推?歇了一下,又说,必须是年底?

经理用拇指和食指比成一把手枪,衬着下巴,不容置疑地点点头,一过年,又该下种了,那时再弄麻烦就大了。

拖着僵硬的腿出了办公室,廖越开始字斟句酌地拟告示。本来简单的几句话,廖越却搞了好半天。经理踱过来,对着电脑撇撇嘴,你这写的啥子哟,软趴趴的,完全莫得军人作风嘛,我的兵哥哥呢。我给你说,种菜的都是老年人,又是农民,刁钻得很。这样,加上这几句:按天回镇上级主管部门通知,限期七天内自行收割清理,逾期将由社区、城管、园林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强制清除,后果自负。哎呀,有两个错别字,我的兵哥哥呢。嗯,现在对了对了。把这两行字加粗。加粗,对,加粗。加错了加错了,我的兵哥哥呢。

不知道怎么的,廖越觉得自己的手像是突然不听使唤似的。经理敲了一下桌子,你咋个了,老兄,今天脑壳卡壳哇?我给你说哈,你接下来去三台子社区盖个章,年一过就要把草坪种起来。听到啵?

经理转身离开了,皮鞋与地板撞击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直到下午,廖越才把告示牌钉进菜地里。那天,母亲从菜地回来,照例做了全家的饭。饭桌上,母亲吃得像是一颗一颗地在数。吃完饭,母亲并没急着去洗碗,而是坐在入户花园的圆凳上,搓着手,搓着手,目光呆滞地盯着楼下。那里,玉兰花花瓣铺了一地。

母亲突然站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一个一个地打电话,声音小但语气却坚定。母亲的电话打得有点长,走出房间时,脸上多了些愠怒。他妈的,他妈的,都软得像是烂柿子。母亲一边涮碗,一边骂,碗在池子里磕碰得有些响。廖越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像在看电视,又像完全没有。廖越的耳边全是母亲说话的声音,还有碗和水流激荡的声音。廖越突然疑惑,母亲是不是也在骂他自己?廖越的脸就有些烫,他站起来,走向厨房,在门口站定,母亲转过身,像要说什么,突然又止住了。那样子,像是对廖越的失望,又像是对他的愤怒。廖越终于什么也没说,转过身,走开了。

清除菜地那天,刚好是除夕前一天。廖越调来了一台挖掘机,一台运土车。经理亲自到了现场,菜场里全是人,他们在各自的地头抢着收割。豌豆尖基本掐过了,没什么可惜。青菜勉强可以收割,莴笋还嫩着,葱苗还没长开,胡豆苗正在花期,油菜开得正旺。老人们一边收割,一边大声武气地说话。

这荒山是我们开出来的,说收回去就收回去,还有没有王法?

哎,老家没人种,城里又种不得。我家的娃儿兮,没一个会种菜的,连泡菜都泡不来,啥都买来吃。买的东西吧,啥都不放心。哎,我看,这人要退化啰。

那天我看到富阳小区外头,还有几锄地,只是远球得很。

哎哟,哪里还有你的好事,现在卡卡角角都种满了。

章大姐打电话说要大家一起来抵制,你说咋个抵制?地是人家的。

对呀,章大姐呢?哎,她的菜也不收,真是可惜了。你看,多好呀。

章大姐莫不是躲起了吧。

廖越的脚下就是母亲那三分菜地。母亲的菜地平整,条块割划得整齐,庄稼也旺相。尤其那菜花,黄艳艳的,蜜蜂在花丛里飞来飞去。再过一些天,油菜就可以收割了,榨出香喷喷的油来。廖越把目光转向化粪池和小屋,它们静默着,似乎并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些什么。廖越看看表,催促说,经理,就从这里开始吧。

不,我看从那边好些,把多余的土可以倒到这个坑里来,从这里开始要搞冤枉活路。走,去那边。经理手一挥,指向最西边,腿就抬起来。

经理,那先把这点地推了,推了再去那边。廖越指了指母亲的菜地。

经理转过身,狐疑地看着廖越。

经理,你听我说,这个章阿姨吧,她……她……我怕她今天要来闹事,所以我故意支出去帮忙买点东西,现在估计正在回来的路上。她一来事情就大了呀经理算是我求你了你要快不能迟疑了现在就推吧。廖越越说越急切,脸也胀得通红。

经理像是一愣,然后手一挥,快,先把这块地推了。

廖越看见,推土机轰隆隆地碾过菜地,菜花倒下去了,葱苗翻起了根须,豌豆苗扎进了土里。化粪池发出尖利的声音。然后,推土机的手臂举起来,盖过母亲那个小屋,那个铺满爬山虎的小屋,迟疑了几秒钟,然后只轻轻一砸,小屋就发出撕裂的脆响,像是肋骨断裂的声音。又一个横扫,小屋,小屋,就彻底倒下了。只是那些爬山虎,睁着嫩红的眼睛,仍旧紧紧地包裹着它。

狗日的,你们在干啥?老子跟你们拼了。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廖越看见,一个人影正从山脚下飞奔而来,却又踉踉跄跄的,终于被石块绊倒了。在廖越听来,她摔下去的声音,使得脚下的土地持续地震颤起来。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母亲在乡下
  • 下一篇:没有了
  •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在成都...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2017年12月7日至8日在成都举行。...【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